III. 倪柝聲的成聖觀之評論

倪氏在《屬靈人》一書中把三元論的人觀解釋得淋漓盡致,用的比諭與例證全是請者能認同的,可算是一位非常精彩的解釋者。84

可是,他的思想與聖經有許多不同的地方,故筆者將先指出其偏差,讓讀者有更強的分辨力,再指出其優點以收「去蕪存菁」之效。當談及其偏差時,筆者將先指出其方法上之錯誤,再按倪氏成聖之簡介(I),分點評論。

A. 倪氏成聖觀之偏差:

1) 方法錯誤-主觀經歷重於客觀真理(II A, B)

倪氏神學思想的問釢因其神學方法上的錯誤,他不單在建構一套三元觀,更是在建構一套完整屬靈觀用以回應每個信仰問題。85

可是,釋方法乃是「以一己主觀經驗加到聖經釋中去」。86

正如IIB中已指出倪氏的經歷如何影響他重視主觀經歷和超自然啟示過客觀聖經真理上的認知而他寫《屬靈人》也只是神要他作之特別見証的大綱;故偏重詳細地展釋其經歷,卻乏正確的釋經。此外,倪氏之做法亦受當時本色化教會反學術而重視生活應用之風氣影響(IIA2)。有指因著當時教會對知識、神學的反動,使倪氏傾心於「生命」,加上受神秘主義者如賓路易師母(IIA3)的心靈分析影響,發展出三元的人觀。87

倪氏這種方法忽視聖經許多有關人觀之教導(下一點再詳述),同時亦不顧歷代教會對人觀的聖經詮釋,至做成神學基本上之錯誤。88

2) 人性的剖析-錯誤的人觀(I.A)

a)  三元論沒有足夠聖經支持:

有指倪氏的解經過份強調字面之意義。89他在書中有關「靈」與「魂」之經文彙編,似乎有很強的經文支持,但卻忽略了在同一經文上,靈與魂常是同義字,而聖經所強調的乃人的完整性。90Grudem就這方面亦列舉許多經文,反証「靈」與「魂」在聖經中常交替使用(如約12:2713:21; 1:46-47; 12:23及啟6:9; 12:20及約19:30; 10:28及林前5:5);並且「靈」也有心思及情感的作用(17:16; 13:22),而「魂」也能敬拜神(25:1; 62:1; 1:46) 91可見,倪氏清晰地分別靈體的不同功能,並指這些功能是不會互相重疊是一錯誤的人觀。92

此外,倪氏亦詳盡的解釋好幾段支持三元論的經文(I A)以作支持。可是,近代一般聖經學者均認為三元論在釋經上沒有清楚和足夠的聖經根據93:如1)帖前5:23並非列出人的各元素,而是用一種文稱為紆曲語(periphrasis)法來強調前文所說之全然成聖; 2)4:12非指要剖開靈與魂,乃強調神的道刺透人心靈的最深處; 3)林前2:14中「屬靈的」指重生而順服聖靈的人,而「屬魂的」則指未重生與聖靈無關的人; 非指有不同靈性等的信徒。94

以上可見,三元論的理據或許有其吸引力,但卻沒有一點能提供足夠支持去否定聖經一貫之明証-「靈」與「魂」常是交替應用和同義詞。95

b) 三元論忽視人的整全性:

倪氏將人分三部份,並且靈魂體各有不同功能,這些功能互

不重疊,將人的精神活動分開(II A),忽略了人為一整體的事實。96其實舊約多調人的整合性:所月有人性的用字,如Nephesh() Runch()Basan(肉體)Leb()等都常指整個人或譯「自己」,是一種以部份代全體的提喻法(Synecdoche)97而希伯來人的觀念中,人觀是整全的,「魂」和「靈」常用來指「個人」或「自己」(107:9;耶32:25)。新約中以部份代全體(Synecdoche)在人觀上與舊約一樣(12:19;弗15:28-29;來8:1010:16)98 可見,人的直覺、良心、情感、思相和意志乃不時候整個人的表達,並無屬靈或魂之分。

此外,倪氏指靈魂體在本質上有貴賤之別,強調「同質才可

相通」,故只有「靈」與神相交(II A)。可是,聖經卻指出要盡心、盡性、盡力去愛神(6:4-6;太22:37-38)乃全人而非只有「靈」這部份能與神相交。99而另一方面,「靈」亦非比「魂」高貴而不犯罪(林後7:1;林前7:34;申2:30;詩78:8)100此外,聖經指的靈並非人的靈亦非人所有的項功能;乃,當人用其思相和感情朝向神時,是靈了。101

3) 墮落與人的破碎-強調人的敗壞而忽略神的形像(IIB, C1,2 )

倪氏的人觀十分強人墮落後人之敗壞,徹底地滲透了各部份「靈」斷絕與神交通,直覺對靈界之敏銳全失去了,漸推廣至全人,叫「靈魂體全死為度」。102人性既徹底敗壞,「魂」(指人天然的性情,能力等)也要被完全拆毀碎(I. C.2 ),而人類一切文化活動亦在撒但的操控下全屬罪惡的(I A)。倪氏得出以上理論乃因他以三元人觀去解釋人類的墮落:指犯罪後人靈魂體之原本次序倒置了,現在靈被魂和體包圍,因而死了;可是這說法超越了聖經的範圍。103此外,倪氏將「肉體」分為罪與己兩方面,並強調要治死和柝毀這兩方面的罪惡(II. C.2 )。但他所用之經文中的「肉體」(SarX)B指人的不順服和犯罪,而非與人的「體」(Soma)和「魂」(Psyche)對立。104Berkouwer對此偏差有十分精簡的澄清:

" His (Paul) concern is not with vilifying the body, but rather in seeing that sin is not master in the body (Rom. 6:12). His struggle is not against the body, but for the body, that it might be directed rightly. 105"

可見「肉體」的問題在於其犯罪之傾向而非要治死人的身體,又或破碎人的然本性和才幹。

倪氏得出如此敗壞之人觀一方可能受當代社會背景與教會普遍態度(II A1,2)影響,再加上其方法上之錯誤(IIA),至過份強調人之敗壞,卻忽略了人乃按神形像所造之重要真理。106人類文化是否徹底敗壞呢?Grudern指出洪水之後神設下不可殺人之條文乃因「神按其形像造人」(9:6),而雅3:9亦指不可咒詛「按神形像造的人」,可見人墮落後仍有神的形像,只是因犯罪至有不少的損毀了。107可見人類文化中的美善也是從神的形像而來,我們需要加以肯定和質賞。同時,作為信徒,我們不要否定天然本性的價值,反要在其中體驗神的美善形像,但亦要小心除去罪惡,不斷更新更似主完美的形像。108

4) 靈的釋放-強調主觀直覺而難於實踐(IC3)

倪氏引用來4:12-13,指出要分辨屬靈與屬魂的意念。可是,這經文並指靈與魂本來是結連的而需分開,原文的意思乃指分別要剖開靈和剖開魂,重覆強調神的道刺透心靈最深處。109聖經以靈與魂和骨節與骨髓作比較,可見他們都是同一物質而不能分開。此外,分別靈與魂在實踐上是不可能的事,因為信徒自省的標準是主觀的。倪氏指神話語是一種主觀性的啟示,那麼以個人的經歷來察驗經歷,是辦不到的,因主觀的經歷必須借助客觀的標準才可衡量其真假。110

可見,在成聖的追求上,倪氏強調主觀直覺去體會過於一客觀聖經之標準作基礎。倪氏認為既然人獲啟示的心理過程是一樣的,那麼今日屬靈人從神所得到的話語(聖經的「靈志」),其適切性和價值自然比聖經高出一籌(聖經的「字意」)111倪氏對主觀啟示的高舉的目的不是要貶低聖經的重要性,卻是要否定人的思想在釋經中的作用;但實際上以貶低了它作為客觀權威之地位。

5) 聖經的觀點-不一定意志、情感和理志之地位無法抗罪:

倪氏指成聖的終點乃完全征服魂的生命,不再支取其力量,「魂為機關(即功能)的魂,是仍然存在;但魂為生命的魂,是當完全拒絕的」112,現今指靠更新的靈的生命而活。據倪氏的分析,理智、情感和意志乃屬魂的,故在成聖追求上地位不高,智愚無別,因單靠靈裡的直覺、交通和良心便可以了。但實際上,卻不可以抹煞他們在生活上的地位,故倪氏又有「心思助靈」之說,即理智的功用有助於靈的活動,用以發表、考查和引發它。這種取魂之功用而喪其生命之補充,在理論上還算可平衡倪氏對魂的看法,但在實踐上卻無法分辨是否正確地使用理智。113相反,信徒應用理智去定是非、憑愛去得能力並靠意志去選擇行在神心意中。


B.  倪氏成聖觀之優點:

1) 具代表性的本色神學:

  倪氏成功地掌握當時的社會及宗教背境,並了解人民內心的需要和掙扎,加上其豐富和深厚的屬靈經歷,成功地開展了一套本色化的神學及教會模式。照蕭楚輝的分析,一些「致力本色神學發展的,如趙紫宸、吳雷川等,並不能落教會生活中;而最具中國風格的教會如耶穌家庭,真耶穌教會,則又欠缺宏博的神學基礎。唯獨倪氏及其地方教會,在神學思想的影響上和教會模式及信徒人數上,皆可算是二十世紀首五十年發展最速、影響較深遠的典代表」。114而三元論的人觀正好切合人傳統地看自己是分作靈、魂、體三範疇,使人自然地認同這種神學,是倪氏之影響力能歷久不衰的主因。115此外,倪氏創立的華氏本色教會與文字工作機構(如出版復興報、基督徒報、講經記錄、詩歌等),從1930年起,成為華人福音派的主要勢力之一。116在國內,倪氏之教訓仍為許多家庭教會所緊緊跟隨的。117而在國外,倪氏亦提供了一種神學教育方式,採用門訓形式,以工作操練為本,透過實際事奉逐漸挑出恩物,重點在培育敬虔奉獻及靈性長進。118可見,倪氏之本色神學觀念便藉這些主的工人不斷深入各教會中,時至今日。

2) 人性的剖析-承認人有理智感情的層面:

三元論其中一用處乃它確認人的被造不只有與神()及肉

()之間的關係,還有與社會和情感()之間的關係。119因此開展了一系列橫向的分析,詳述人內心庂不同狀態及其與外在之關係。這對於人能了解自己內心情況有一定之助益,也能更敏感於內心與環境之互動。可是我們要小心,切勿把靈置於魂體上和將三部份嚴格區分(IIIA26)

3) 成聖的起點及追求-強調對付罪性及順服聖靈的追求:

倪氏的救恩論對於心的分析(具客觀與主觀基礎)與主聯合的經歷及十字架的工作均有詳盡的解釋。120他在《屬靈人》後所寫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集中於以上幾方面,卻沒有強調三元人觀,反能更清楚指出成聖的要點:a)基督的工作-血與十字架及b)信徒的追求-知道、計算、奉獻與順服聖靈。121無疑,倪氏之成聖觀十分強調對付肉體,這使信徒更明白和體會這操練乃每天之功課並且努力追求。可是,要小心所對付的乃罪惡本性的力量而非「魂」的力量。(IIIA3)122

4) 追求主觀啟示-強調經歷與實踐而非只有知識:

強調個人敬虔生活,與神的關係和經歷,活出屬靈的實際正是倪氏從神領受要作之特別見証(IIB)。故此,其成聖觀也帶著生命之影響力,帶領信徒注重屬靈之實際、注重與神相交、注重生活之實踐與經歷過於只有頭腦上的知識。這些都是成聖追求上很的方向,亦藉此培育出不少成功的傳道人和信徒領袖。123可是,我但要小心這方向的極化,至有重主觀經歷而輕理智,甚至乏客觀聖經為基礎之情況出現(IIIA4,5)

5) 小結:

以上可見,倪氏之成聖觀確有很多貢獻,為華人教會的屬靈生命追求上立下深厚之基礎,導引信徒竭力對付罪性及積極追求與神的關係。可是因著偏離了聖經的教導,至對人的剖析錯誤,使其成聖觀隱伏了不少危機:包括忽視人的整全性、人有神的形像、人理智的作用和聖經客觀之基礎。在倪氏所處之背景下,社會動盪與腐敗、教會普遍抗拒理性及文化水平較低(IIA1,2),故這些危機之影響未見突出;但時至今日,便越發明顯了。以下,筆者將指出倪氏之成聖觀帶出負面的影響。


查經講章系列 信徒生活系列 婚姻家庭系列 主日學系列 Palm掌上電腦系列

我們的教會 我們的小寶寶

返回蒙恩之家